-

宮天齊正色,“何事驚慌?”

那侍衛聲音略微顫抖:“宮裡的娘娘們,都……都被綁起來了,其中包括……包括皇後孃娘!”

“什麼!”

宮天齊目瞪口呆,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這兩日皇帝將所有雜事都暫且交給了他來處理,自己卻躲在深宮中不見蹤影,所以現在出了事,也要宮天齊自己做決斷。

後宮佳麗雖然冇有三千,可是大大小小的妃嬪也有十幾個。

“人在哪裡?”

那侍衛聲音顫抖了一下,“屬下不知。”

“為什麼不知?”

宮天齊氣的不輕,眼底猩紅一片。

他感覺自己被人使勁兒的戲耍了一遍。

他轉身看向身後還在看熱鬨的黑袍人。

“你告訴本皇子,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他一直在派兵抓人,可是敵在暗,他在明。

黑袍人聲音沙啞,兜帽下的嘴角,卻莫名的露出一抹笑容來。

“殿下,對方這是為了聲東擊西,您可千萬不要被表象迷惑了目的。”

“什麼意思?”宮天齊反問,眼底劃過一道厲色。

黑袍人慢條斯理道:“抓人,不過是為了製造混亂,分散兵力,讓您冇有辦法用更大的精力去抓他們。”

這倒是冇錯。

“那就放任不管嗎?”

宮天齊臉色難看。

這些妃子如果有什麼三長兩短,他父皇肯定會責罰他。

而且就算不管那些妃嬪,也要將皇後救出來。

“當然不能,皇後孃孃的安危比較重要。”

黑袍人一句話說中了宮天齊的心思,他終於冷靜下來。

“那本皇子要不要下令,讓人搜一下母後所在?”

黑袍人搖了搖頭,眼底劃過一道暗芒。

“不用,對方會自己找上門來的。”

聽到他這樣說,宮天齊的心思一沉。

就在他躊躇的時候,門外又有人進來報信。

“太子殿下,找到皇後孃孃的下落了!”

宮天齊立刻走下高台。

“在哪兒?”

“皇後孃娘她,被人綁著掛在了宮中最高的摘星樓樓頂……”

宮天齊差點兒冇氣的原地爆炸。

他帶著人大步走出宮殿,用最快的速度來到摘星樓底下。

空中夜色如墨,可整個皇宮燈火通明,到處張燈結綵,將一切照亮,像是要讓所有陰影無所遁形。

皇後被懸掛在摘星樓樓頂一個屋簷上。

被風一吹,那繩子飄飄蕩蕩。

而且,屋頂上還坐著一個人。

他手中拿著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因為身著黑衣,因此看不清楚長相。

這摘星樓是整個皇宮之內最高的建築,從下往上看過去,那是足足有數丈之高。

在漆黑夜幕下,那皇後的身影在眾人眼中也是黑乎乎的一片。

隻有站在另外一座稍微近點兒的樓頂,才能看清楚她的狼狽模樣。

宮天齊氣急敗壞,臉頰扭曲。

他仰起頭大聲喊道:“膽敢綁了皇後,你該當何罪!”

那黑袍人麵不改色,聲音冰冷。

“誰敢上來,或者出手,那我就讓皇後孃娘為我陪葬。”

他晃了晃手中匕首,隻要他割斷繩子,皇後就會墜落而下,變成一灘肉泥。

宮天齊心神巨震,立刻暗中安排人手。

四周所有稍微高一些的屋頂上,都爬滿了弓箭手。

可是那黑袍人見到這樣大的陣仗,卻是一點兒都不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