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72章

激戰

“金佛大手印!”金六率先出手,身後亮起一道明亮的光圈,就好像佛祖光環,一掌伸出,對著雲天方壓下,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金手印,宛若實質,一壓下,方圓數裡的空間都被擠壓,發出劇烈的爆炸聲。

這金六一出手,就是最強殺招。

“金佛大手印,來得好。”雲天方傲然一笑,伸手對著空氣一抓,空間裂開,從中飛出一座藥鼎,這座藥鼎有一丈高,上麵攀附著九條金龍。

藥鼎一出現,頓時金光如烈日,九條金龍就好像滿血複活了一樣,直接從藥鼎上脫離,衝向了天際,和金佛大手印撞擊在一起。

這一撞擊,雙方都冇有潰散,九條金龍死死地頂著金佛大手印,讓金佛大手印停頓在了空中。

與此同時,銀八,銀九也同時出手了。

銀八祭出一根白骨長矛,白骨長矛一出,立馬顯化出一尊猙獰魔頭,舉著白骨長矛朝雲天方的心臟刺去。

銀九祭出一個類似飛輪一般的法寶,飛輪一出,在空中急速旋轉,肉眼可見,連空間都給攪碎,十分可怕。

雲天方也冇有硬拚,直接跳入藥鼎之中,藥鼎上泛起一層金色光暈,隱約可見龍鱗形態。

“砰!”

白骨長矛,飛輪和藥鼎碰撞在一起,發出劇烈的震盪之聲,藥鼎的金色光暈被撕裂一個巨大的口子,但很快就恢複了。

銀八和銀九一左一右地靠近藥鼎,銀八冷聲說道:“雲天方,你以為躲在九龍金鱗鼎之中就可以躲過我們的攻擊嗎?你既然知道我們是殺手,就應該知道,殺手殺人,都是無聲無息地偷襲,不講規則,這次我們會和你光明正大地交手,是因為我們想給你機會,不要執迷不悟了,你絕對不是我們的對手,再戰鬥下去,隻是自討苦吃罷了。

“廢話真多。”九龍金鱗鼎之中傳出雲天方的聲音,聲音依舊充滿了自信。

“不識抬舉。”銀八怒道,一把握住手中的白骨長矛,一道自身血氣蔓延進入白骨長矛,白骨長矛上竟然出現了一道道血色的脈絡,而白骨長矛顯化出來的魔頭,也變得更加真實和強大,突然,這尊魔頭鑽入了白骨長矛的頂端尖頭之中,一瞬間,白骨長矛的氣息收斂,而銀八整個人的氣勢,卻沖天而起。

“血冥一擊!”銀八突然出手,白骨長矛再次出擊,雖然這一擊,看似冇有威力,但誰都知道,這一擊比前麵那一擊,還要強上十倍。

白骨長矛和九龍金鱗鼎上的金鱗防禦碰撞的一瞬間,白骨長矛的矛頭上,突然釋放出一道道血絲,蔓延到了整個九龍金鱗鼎的防禦層。

“砰!”這一道道血絲,突然爆開,直接將九龍金鱗鼎的金鱗防禦給炸開,與此同時,銀九從身上拿出一枚宛若冰球的珠子,快速掐訣,珠子飛入九龍金鱗鼎上,釋放出一道道寒意,幾乎隻在一個眨眼的工夫,就將九龍金鱗鼎凍結。

作為這一切,銀八和銀九在空中並肩而立,一副穩操勝券的樣子。

“雲天方,你所依仗的,無法就是這九龍金鱗鼎,但可惜,這次我們是有備而來,用無極寒意將你凍結,就算你是半步真仙境,恐怕被無極寒意凍住,也掙脫不了。”銀九笑道。

這三位夜影樓的高手,配合得很不錯,知道雲天方最強的攻擊法寶就是九龍金鱗鼎,一人負責引開九龍,一人負責破開金鱗防禦,然後用無極寒意徹底冰凍雲天方。

很顯然,到了現在,他們依舊不願意殺雲天方,冇辦法,一個頂級煉藥師的價值太大。

九條金龍見九龍金鱗鼎被冰封,不再和金六纏鬥,紛紛返回,想要撞開冰封,但這無極寒意一旦凍結,連半步真仙境的強者都一時難以破開,這九條金龍,噴射出金龍炎火,也無法融化這無極寒意。

第五飄絮和青鈴二人看到這一幕,頓時一臉焦急。

“莫先生,怎麼辦?雲先生不是這三人的對手。”第五飄絮說道。

“再等一下。”莫海倒是不急,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