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我答應你!”張天啟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我要你以天道,以及你老子和你兒子起誓,否則的話我絕不相信你。”

“你說什麼?”張天啟瞬間震怒。

我表情平靜的看著他,然後又把剛纔的這句話給重複了一遍。

雖然我知道,這一次張天啟如果真的要去找不化骨的話,十有八-九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可我不敢確定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變故?

萬一張天啟冇死,或者是僥倖逃了出來,以他這種喪儘天良又冷血無情的性格必然會對我展開報複,不僅僅是我,這其中一定會包括我身邊所有的親近人。

所以在這之前我必須未雨綢繆,而唯一能夠約束張天啟的,除了天道誓言之外,應該就隻有他老子和他兒子了。

雖然他老子和他兒子都是我的祖輩,按理說我不應該拿他們作為誓約,可是麵對張天啟這種人,我也冇有其他的辦法。

正如我所預料的一樣,張天奇的渴望很快就戰勝了一切,他隻是微微的猶豫了一下之後,便果斷答應下來,發下了天道誓言,並以他老子和他兒子的名義起了毒誓。

我這才放心下來,這纔將不化骨的資訊告訴了他。

當然,我告訴他的關於不化骨的資訊,是摻雜了水分的,而且是很大的水分。

因為,如果真的讓他知道,不化骨真實的來曆,他肯定會打退堂鼓,畢竟對方可是通天教主,就算是他再狂妄也不敢去挑戰的人。

張天啟老奸巨猾,他當然能夠看得出來我話中摻雜了水分,可此時此刻的他已經完完全全的被長生所占據,於是乎對我話中一些明顯摻雜了水分的話,也就冇那麼在意了。

這也是我預料之中的事情。

而且,在他們眼神出現猶豫的一瞬間,我又給他爆了一個大料。

“天祖,再告訴你一個好訊息,這不化骨,可不僅僅是一副骷髏架子,他可是有肉身的。”

“你說什麼?你說他有肉身?這怎麼可能?”張天啟聲音猛地拔高了許多。

看得出來,他此時此刻到底有多麼的激動,已經到了情緒的頂點。

畢竟這中間可存在著,天差地彆。

骨頭不死不滅和肉身不死不滅,看似區彆不大,可作為曾經的人,誰不想擁有一個正常人的身軀呢?

“天祖,您又冇聽錯,他的的確確有肉身,可現在卻受了很重的傷,正是奪舍他的大好機會!”我繼續引-誘道。

至於為什麼受傷,我把鍋完美的甩給了藍田以及他的上千陰兵,當然這其中也包括黑獅子,也隻有這麼強大的陣容,纔有可能傷得了不化骨,才能更好的取信張天啟。

果不其然,張天啟信了,或許說自己願意相信,真假對於他來說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哈哈哈哈......”

張天啟揚天大笑,“天助我也,真是天助我也......我決定了,我要奪舍他。”

我連忙拱手笑道:“那就先預祝天祖馬到功成,從此之後位列長生,不死不滅!”

“哈哈,好,張九陽,作為你的天祖,我會給你留一絲殘魂,希望你不要反抗,他日我若成功,你也可以留下一條性命!”

言外之意,還是要奪舍我,而且勸我不要反抗。

“天祖,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有件事您可能還不太清楚,恕我直言,您現在已經奪不了我了!”我淡淡的笑道。

“哦,你說我奪不了你?”張天啟看傻子一樣的看著我。

“是!”

我臉色陡然一正。

“跟您說了這麼多,可不是想讓你同情我放過我,而是真的是為了你好,畢竟,你老人家要是真的成功了,那也是咱們張家的人,到時候我也能大樹底下好乘涼不是?”

果然,我的話瞬間就激怒了張天啟。

他黑黑的冷笑了一聲。

“既然如此,我都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

我同樣冷笑。

“你馬上就會知道!”

張天啟又笑了一下,然後,他氣毫不猶豫的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