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淩天林婉芸 >   第1764章

-

一聲怒吼。

鄧一舟一拔腰間長劍,猙獰一聲,一瞬朝著淩天後背此時來,長劍之上泛起一抹冷豔色彩,現場唯有劍芒閃爍,突然變故。

讓現場所有人徹底驚呆。

冇人想到,在天狼城下,竟然有感敢出手?

城頭之上。

一身穿銀色鎧甲的女子,亦是滕然起身,美眸之間更起一抹冷色:“不好!”

鄧一舟的出手,可以說是完全封鎖了淩天的生路。

女子甚至看見了淩天的慘死,如此距離就算他是帝尊強者,想要出手,已是來不及了,白飛更是察覺到身後劍光。

麵色瞬間大變。

“公子,小心!”

一聲驚呼白飛就要出手,可淩天早已察覺到鄧一舟的殺意,輕哼一聲:“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低吼之間。

淩天猛然跺足,悍然轉身,一個四十五度側身,瞬間避開了鄧一舟的攻擊,後者一愣,持劍橫掃,直逼淩天脖頸而去。

見對方苦苦相逼。

淩天眯眼,雙眸一掃那劈來長劍,眼中寒芒一閃,登時震怒之火瞬間爆發而出,森寒冷意宛若死神降臨一般,淩天猛然扣手。

後發先至,手掌宛若長龍一般,瞬扣了鄧一舟手腕,五指用力,霸道巨力,宛若深淵一般,狠狠逸散而出。

“啊!”

鄧一舟一下就爆發出了一陣殺豬般的慘嚎聲,麵色痛苦到了極致,額頭更是有著豆大汗珠,不斷低落而下,不等鄧一舟多想。

淩天一個弓步,大手一拽,鄧一舟的身子,就像是小鳥一般,被淩天一瞬拎起,狠狠砸在地上。

砰!

砰!

砰!

隨即眾人更見可怕一幕,淩天就像是甩麵一般,將鄧一舟的身子不斷拎起又砸下,往複不下數十次,這纔將鄧一舟鬆開。

可這個時候的鄧一舟,早已形同死狗,動彈不得,七竅流血,他能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快要破碎了。

噗嗤!

鄧一舟又是吐出了一大口鮮血,看向淩天的眼神,更有震撼,雙眸深處充滿了忌憚。

死神!

對。

這就是鄧一舟心中唯一的念頭,在淩天麵前,他清楚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

嘶!

現場眾人更是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眾人看向淩天的眼神,滿是錯愕。

可怕之感。

流淌全身,方纔的淩天原本是麵臨著必死局麵,可是淩天依然是強勢出手,一瞬破碎了鄧一舟的攻勢不說,甚至是將鄧一舟反殺在地。

此種實力?

可謂大能,畢竟那可是聖尊境界強者啊,在淩天手中就像是菜鳥一般,莫非這人是帝尊不是?

眾人震撼的目光中,淩天負手,來到了鄧一舟麵前,輕輕抬腳 落在了鄧一舟胳膊上。

哢擦!

一聲骨頭斷裂的脆響,清晰傳入了眾人耳中,現場所有人都呆傻的看著麵前一幕,冇人敢相信這是真的,淩天就這麼簡單。

將一個聖尊境的強者,踩碎了?

“啊。”

鄧一舟更是發出了一聲殺豬般的慘嚎,不斷求饒:“大爺我錯了,求您放了我。”

生死麪前,鄧一舟冇有任何遲疑,直接就放棄了所謂的顏麵。

“嗬。”

淩天輕笑一聲:“現在知道害怕了,你方纔對本座出手,不是冇有任何停手的麼?”

“我……”

鄧一舟徹底的慌了:“大爺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

淩天搖頭:“在你出手的時候,就要有麵臨死亡的覺悟。”

淩天森寒話語,亦讓現場眾人大驚,甚至那城下精銳,更是圍了過來,淩天挑眉看去,更覺可笑,不等淩天再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