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學是個嚴肅的問題,要教帥哥學習雲瀾靈界的語言,樂小同學也要準備教案,得先製作玉簡,再提前錄製好要教的內容放在玉簡裡,相當於提前備課。

燕少和宣少去種植地裡轉悠了一趟,砍了玉米棒子回來煮玉米棒子吃,清洗青菜,提前備菜。

他們正在忙碌,外出晃了一圈的鷹聲和白音回來了,兩隻小妖還拖回了一隻一階箭豬,一隻一階妖獸的赤足烏雞。

帶著戰利品回來的兩隻,將貢品提進瞭如意屋,送到大人麵前獻寶邀功。

樂韻看到兩隻小妖獸送來的獵物,給與高度讚揚:“箭豬和烏雞兩種獸肉細膩鮮美,你們眼光不錯,捕獵的方式也嫻熟,冇影響獵物品質,你們都是能乾的小傢夥!”

受到表揚的兩隻,驕傲地昂起了頭,他們很有用的,不會吃白食!

兩隻工具獸帶回了獵物,樂小同學暫停手裡的工作,叫上兩帥哥,提著獵物去河邊處理。

雲瀾界的箭豬也是豪豬,一階妖獸豪豬的個頭極大,大約有二百斤的毛重,被猙豹獸一口斷嚨,死得相當的乾脆,它的刺有用處,牙和爪子也有用。

赤足烏雞有地球上的大白鵝那麼大,它的爪子也可以煉器,斬下來收藏,羽毛很漂亮,收著**毛撣子。

收集有用的,然後拔毛披皮剖殺,內臟能吃的也全部收拾好。

處理好了獸肉,樂小同學找出靈植搗成汁,給箭豬裡裡外外抹了好幾層,再生火,上鍋,將箭豬放鍋裡燜。

赤足烏雞則配了靈植,燉湯。

鷹聲和白音將獵物交給了大人,兩隻跑如意屋的屋頂上蹲著當屋脊獸。

約過了半個時辰,如意屋前的那個小小的棚子裡冒出香氣,香氣越來越濃,很快,棚頂浮出一朵靈氣旋渦雲。

兩隻饞得直流口水的妖獸,盯著棚子,看著那朵靈氣旋渦雲越來越大,顏色由原本的白霧色變成了白雲團。

當屋脊獸的兩隻小妖獸,拚命吸靈氣雲。

樂小同學將箭豬和烏雞上鍋就冇再管,宣少和燕少守在小廚房,燕少就是個燒火工,宣少按時給雞湯裡新增佐料,也給鍋裡的箭豬翻了兩次身。

小蘿莉回來了,宣少想請她點評一下自己的靈膳水平,燜了三寶米飯,做了紅燒魚、魚肉釀辣椒和清蒸白菜。

落日溶金,彩雲鋪空。

傍晚時分的晚霞格外的美麗,金橘色的落日光輝投照在大地上,草木也被染成了橘色。

廚房棚子上方的靈氣雲團,也變成了一朵橘雲,炫麗耀眼。

橘色映天,與天空的雲霞的同色,再加上炎季的暑氣,讓人生出天地間燃起了一把火的錯覺。

晚景很美,但,唯仨的三個人類冇空欣賞,蹲在屋脊上的兩隻小妖獸,被香氣勾得口水都快流乾,隻恨不得能長一張血盆大口,將棚頂的那朵吸收了香氣的靈氣雲團吞下肚。

宣少將自己做的菜搬進了洞府,擺放在了餐桌上。

小蘿莉也去了廚房,先和宣少將雞湯出鍋,再把箭豬從鍋中拎出來,分切成塊。

她切出五十斤肉送回了星核空間給小狐狸和小灰灰吃,然後再分盤,她自己和宣少燕少各分一塊約五斤的箭豬肉,餘下的分成了兩份。

分切了肉,回洞府用餐,走出廚棚時衝當屋脊獸的兩隻招手:“小鷹小貓,下來吃晚膳。”

默默流口水中的鷹聲、白音,聽到大人叫自己,激動得差點滾下屋,他們也有份?!

兩隻小妖獸連滾帶撲騰的從如意屋頂飛起,飛到了大人身邊,跟著大人進瞭如意屋。

宣少燕少擺好了椅子,一桌五椅,桌上也分了五份餐。

樂韻走到兩帥哥中間留著的空椅上坐下,讓兩隻小妖獸去他們的座位。

宣少燕少也坐下,好奇地盯著兩隻妖獸,想看看他們那麼小的個頭怎麼吃東西,是站椅背上呢,還是蹲桌上?

鷹聲和白音飛到預留出來的椅子上,抖了抖身軀,化為人形。

兩隻小妖的人形模樣十分俊美,一個穿灰色為底有金花暗紋的長袍,一個是白色織金長袍,兩人都是黑色頭髮,眼瞳也是金色。

鷹隼的眼瞳是金褐色,猙豹獸是暗金色眼瞳。

盯著兩隻妖獸的宣少燕少,乍然看到小動物大變活人,眼睛瞪成了銅鈴,差點驚叫出聲,人……人形妖曾?

人形妖獸,最低也是元嬰階妖獸!

小蘿莉說帶回了兩隻小妖獸,他們還以為最多是金丹級的妖獸,冇想到竟然是化形的妖獸!

“開飯開飯。”兩隻小妖露出人形身軀,樂韻笑咪咪地抄起筷子,開吃。

被聲音拉回神,宣少燕行也拿起了筷子開吃,不過心情格外的複雜就是了。

鷹聲白音剛化形,也是第一次與人類相處,觀察了一下大人怎麼用工具,也有樣學樣,抄起兩根樹枝,取拿食物。

他們雖然是第一次用筷子,可好歹是妖獸,稍稍一下就操做自如,運用自如,夾菜時手穩筷子穩。

先吃了一塊烏雞肉,那味道美得讓第一次吃人類食物的兩隻恨不得將舌頭吞下去,當弄了一塊箭豬肉嚐了,感覺妖生都昇華了。

兩隻人形妖獸,下筷如閃電。

箭豬收拾處理後,大約還有一百七十斤的肉,燜熟後不到一百五十斤的熟肉,小蘿莉依自己和燕少宣少的飯量各分五斤,鷹聲和白音各有四十多斤。

四十斤的肉,分成了八大塊。

鷹聲和白音吃肉時為了風度,冇有一口吞,將真元注入兩根樹棍尖上,將肉分成了小塊,一口一塊。

他們已經努力保持風度,奈何手速快啊,瞬間一盤肉就見了底兒。

宣少燕少看到那倆位吃東西的速度,再次傻眼。

燕行緩了緩神,瞅了瞅慢條斯理吃飯的小蘿莉,委屈得抿了抿唇角,小蘿莉總嫌棄他隻會乾飯,現在對麵也坐著兩隻乾飯獸,咋不見小蘿莉嫌棄。

他心裡委屈得想哭,可惜,小蘿莉冇看見,她忙著吃飯呢,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去安慰燕某人的玻璃心。

鷹聲白音吃完了箭豬肉,又專攻烏雞肉,很快又將一碗雞肉吃光,連湯都冇剩一滴。

他倆正想放下筷子,坐在對麵的大人從桌中心的大盤子裡夾了魚和另兩種食物放了在他們麵前的盤子裡,大人的聲音溫柔動人:“嚐嚐這個。”

兩隻獸點頭如搗蒜,又出筷如電,眨眼間就掃光了,大人給他們添的三樣食物,冇有大人親手做的食物香,但是,比他們生食的那些食物好吃多了。

這一刻,兩隻獸也終於明白為什麼人類總說獸族是野獸,相比人族,獸族茹毛飲血,確實……野蠻。

“很好吃,很香,非常美味。”吃了人類做的食物,鷹聲白音也不忘表達喜歡,也僅限於那樣,讓他們說說怎麼美味,恕他們是獸族,冇讀過書,不會形容。

樂韻笑著點頭,又慢條斯理地吃自己的份子,兩隻小獸也是吃貨,鑒定完畢。

宣少燕少也趕緊用餐。

小蘿莉食量少,將箭豬肉切下一半吃了,另一半分給了鷹聲和白音,兩隻獸獸那叫個高興,眼睛閃閃發光。

宣少燕少將自己的份子吃完,清空了菜盤,一個除塵術,盤碗乾乾淨淨,兩人收起盤碗,拿去廚房又過了一次水。

人類男子去收拾工具,兩隻獸又化為獸身,搬了椅子放在人類大人身邊,他們蹲在椅背上,可乖巧了。

“最近很忙,冇什麼時間做靈膳,以後遊曆的路上一邊收集靈植和食材,攢足了食材,有空了再給你們做靈膳吃。”

兩隻小妖獸乖得不得了,樂韻擼了擼小鷹和小貓兒,兩隻也是吃貨,宣少和燕帥哥稍稍努力點,將兩隻拐去當契獸完全冇問題。

鷹聲白音頻頻點頭,大人這麼好,以後就跟大人混了。

宣少燕少將廚記放餐桌收拾乾淨,又用風係術法將洞府內帶有食物味的空氣吹走,再坐下畫符,練術法。

兩俊少做了三個鐘的功課,給自己用了除塵術,爬羅漢榻上打坐修煉。

小蘿莉不是在挖礦就是在學習,還要麼就在挖靈植,也一直冇好好休息,如今冇緊迫的事,決定給自己放個假。

她拿出一座小如意屋,進小屋裡休息。

鷹聲白音悄悄出瞭如意屋,跑屋頂上當屋脊獸,守著如意屋,免得有不長眼的野獸跑來打擾大人修煉。

洞府內的仨人一夜好眠。

新一天開始,宣少燕少的學生生涯也就此拉開了序幕。

樂小同學先弄了板黑板,手寫符篆和雲瀾界的字,再用地球母語對照著教學。

雲瀾界的文字,筆畫多得讓人懷疑人生,宣少燕少的求學路倍受煎熬,幸好他們有一點符篆文基礎,給雲瀾文字和符篆字加註拚音,學習之路再艱難也很快就步上正軌。

樂小蘿莉手把手的教了幾天,為兩帥哥的學習打了幾天基礎,再啟有火雲金仙煉製的學習裝置教學。

用了學習裝置教學,她隻需要提前將授課內容錄製存在玉簡裡,讓帥哥們自學,如此,她就解放出來了。

她先盯著兩帥哥學習了兩天,然後不再時刻盯著,讓小鷹和小貓看護著帥哥,她每天跑出仙器保護區去收集水,帶著四火兄妹采挖靈植,抓變異金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