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想在「諸神的黃昏」中走得更深更遠,就必須要儘快彌補卷族內人數不足的短板。

但卷族招新也不是隨便抓幾個人就可以的,按羅戒理想中的人員配置,第二梯隊至少也要全員lv.4的程度。

這種級彆擱在洛基與芙蕾雅這樣的大卷族中都屬於中堅力量,擱到小卷族更是妥妥的團長一級人物,根本不是靠掛牌招聘能夠吸引的。

更何況,若論知名度,露科亞卷族連隔壁的赫斯緹雅卷族都不如,後者好歹還在戰爭遊戲中打贏了阿波羅卷族,在歐拉麗的市井傳言中正經大熱過一陣子。

既然冒險者都招不到,那麼作為原著第三勢力的智慧型怪物“異端兒”就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選擇了。

除了怪物的身份不方便在人前現身,異端兒在其他方麵的表現絲毫不比高級冒險者要差。

而且一旦被異端兒認可,心思單純的他們甚至比一般的冒險者更加忠誠可靠。

隻不過,由於雙方身份對立,異端兒對絕大多數冒險者的感官都非常差,想要獲得他們的信任並不容易,必須要有一個合適的切入點。

——龍女「薇妮」。

……

數小時後,羅戒的身影出現在了地下城的第19層。

這裡是「大樹迷宮」的淺層區域,平日裡帶著綠草清香的微風,今天都莫名的多了一絲燥熱。

一隻翼展足有五米的橙紅色鳥型怪物,突然尖叫著從樹冠的陰影中撲出,口中噴吐出一團灼熱的火焰頃刻籠罩了羅戒所在的位置。

錚——!

一道手指粗的明亮射線貫穿了怪鳥的頭顱,瞬間爆開漫天黑霧,羅戒的身影再次出現在消散的餘火中,漫不經心的隨手收起突擊步槍形態的【浪漫炮台·南瓜】。

這種程度的怪物,現在的他一個人能打一層。

“這玩意就是冒險者公會要討伐的「火鳥」?以前好像冇遇到過,果然是異常增殖的稀有種怪物麼……”

羅戒腳下輕點,縱身飛上高空。

隻見下方如同樹海般的原始叢林中,不時會冒出幾個明亮的火點,隱約還能聽到戰鬥的吼叫和兵器碰撞的聲響。

既能撿素材,又能拿傭金,冒險者公會這次釋出的緊急討伐任務顯然吸引了不少人。

“這還真是麻煩了。”

羅戒不由得微微蹙眉。

看眼前的情景,討伐任務已經開始有段時間,不管是「貝爾」先一步觸發原劇情,還是被其他冒險者隊伍撞上,對他而言都意味著任務失敗。

必須用最快的方式找到龍女「薇妮」。

所以——為什麼不問問【神奇海螺】呢?

數秒後,一顆代表著目標位置的紅點出現在羅戒視覺投影的地圖上,他當即拋出【飛劍·路西法】,一路撞碎大批被吸引而來的「火鳥」群,以最快的速度直奔樹海深處飛去。

天空中不斷爆開的火花與黑霧自然吸引了下方無數冒險者與玩家的注意,但羅戒對此早已渾不在意,lv.6的等級讓他有了橫行地下城的資本,隻要不是與「猛者-奧塔」等少數最頂級冒險者結仇,普通的冒險者或玩家想要攻擊他無異於自尋死路。

地下城的結構就像一個正立的細長圓錐,每一層的大地都呈現出標準的圓形。

19層看上去麵積廣闊,實際若是走毫無阻礙的空路,直徑距離甚至還不足兩千米。

中央區域對羅戒而言完全可以稱得上是瞬息而至。

“找到了。”

下方樹林的陰影中,與視覺投影紅點重合的位置上,一名全身赤果的嬌小少女正在滿是苔蘚與斷木的林地上拚命的奔跑著,點點鮮血在腳下不斷滴落。

儘管那有著藍色長髮的身影優美纖細,但白裡透青的肌膚顏色,還有那佈滿肩頭與腰間的美麗鱗片,無一不在標明著她的怪物身份。

休——!

高速下墜的黑色巨劍捲起狂風,怪物少女不由得跌坐在地上,如精靈般精緻美麗的臉龐寫滿恐懼與絕望,琥珀色的豎童不受控製的溢位兩行淚水。

“不要怕,我不會傷害你。”

羅戒站在懸浮的【飛劍·路西法】上,用儘可能溫和的表情向那美麗的怪物少女伸出手。

後者卻愈發驚恐的向後挪了挪身體。

羅戒這纔想起,最初的龍女「薇妮」是無法與人交流的,學會說話也是在與「貝爾」返回赫斯緹雅卷族後的事情。

“這裡有血跡!那隻稀有種「維維爾」就在附近!”

“咱們運氣真是不錯,那怪物渾身都是寶,光是額頭那顆紅色寶石最少都要價值一千萬!”

“你這隻會暴殄天物的蠢貨!難道冇注意到這隻「維維爾」是更加稀有的人形品種嗎?如果我們能將她活捉,歐拉麗外有得是有「戀怪癖」的貴族願意高價收購,以那怪物的姿色,拍賣出上億法利都不稀奇!”

灌木枯枝被折斷的沙沙聲由遠及近,一支六人冒險者小隊從密林深處接連鑽出。

一名麵刺紋身的光頭冒險者見到羅戒,不由得愣了一下,隨即意識到什麼,麵色不善的厲聲道:“你是哪個卷族的?這隻「維維爾」是我們的獵物,識相的趕快離開,彆找不自在!”

其他五名同伴紛紛亮出武器,為光頭男子的威脅撐起場麵。

“露科亞卷族果然是歐拉麗的小透明呢,連你們這種小人物都敢跟我這樣說話……”

羅戒不疾不徐的從儲物空間中抽出【飛雪·逐暗者】,純白如雪的刀刃出鞘,凜冽的森寒氣息瞬間向外瀰漫。

“動手!”

光頭男子大聲招呼著同伴,手持重劍突刺疾衝。

然而羅戒的速度比他們任何一人都要快。

——「鬼術·蔓蓮華」!

刹那間,數十條寒冰荊棘從白色的刀刃內激射而出,如絞殺獵物的蟒蛇般緊緊纏繞住六名冒險者的身體、四肢和脖頸。

“不要殺我!我是尹刻洛斯卷族的人!”

“咦?居然還能說話?”

羅戒故作詫異的打了個響指,寒冰荊棘的頂端接連綻放出一朵朵晶瑩剔透的冰蓮花,氤氳瀰漫的寒氣將六人的身體表麵覆蓋上一層厚厚的白霜。

“看在同為冒險者的份上,我不殺你們,半小時後這些冰藤就會慢慢融化……當然,如果這半小時內出了什麼事,那就隻能隻能怪你們自己運氣不好了,對嗎?”

說罷,羅戒也不再去看那六名冒險者驚恐絕望的眼神,一把抓起拚命掙紮撕咬的怪物少女,催動【飛劍·路西法】徑直飛向遠方。

------題外話------

第二更送到……關於“戀怪癖”,《地錯》的原著中確實有這個設定,果然喜歡獸孃的人是不分次元的……有些甚至冇有娘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