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糖寶冇有猜錯,這位老夫人,果真是當今的太後孃娘。

太後孃娘聽了嬤嬤的話,纔不會承認她當時是腦抽了。

“世間萬物,各有機緣。

”太後孃娘一副高深的語氣,說道:“機緣到了,自當順應天命。

嬤嬤:“……”

冇太聽明白。

“太後孃娘說的是。

”嬤嬤肅然起敬,一副崇拜的表情,說道:“都是奴婢魯鈍,跟隨在您身邊這麼多年,竟然還悟不透。

太後孃娘不想繼續提佛珠的事兒,一提起來她的心抽抽。

“翠蓮,你今兒造次了。

”太後孃娘開始找嬤嬤的後賬,“蘇家兄妹雖然是小地方出身,但是氣度和言行都有大家之氣,你的所作所為,太有**份了。

太後孃娘雖然冇有明說指的是什麼,嬤嬤卻是心裡明白的。

她給糖寶玉鐲時,端的是高高在上,頗有囂張的刁奴狐假虎威,鼻孔朝天之嫌,直接把糖寶得罪了。

而且,她當時那樣做,格調太低,丟的是太後孃孃的顏麵。

m.

“都是老奴的錯,請太後孃娘責罰。

嬤嬤跪在馬車裡認錯。

不管她當時出於什麼目的,都是給太後孃娘丟臉了。

太後孃娘聽了嬤嬤的話,擺了擺手,說道:“算了,我知道你也是想看看,蘇家小姑孃的反應。

若是個眼皮子淺的,少不得聽了那些話,就歡天喜地的把玉鐲子收下了。

“還是太後孃娘瞭解奴婢。

”嬤嬤感慨的說道,神情也放鬆了下來。

太後孃娘看向了糖寶送來的點心和水果。

“這些點心看著倒是不錯,你也嚐嚐吧。

太後孃娘說完,伸手拿起了一塊水晶糕。

不得不說,趕了這麼長時間的路,她也餓了。

“這種水晶糕,倒是有許多年冇有吃過來,當年在宮裡的時候,禦膳房做的味道倒是不錯,隻是不知道,民間做的如何?”

太後孃娘說完,把水晶糕送到嘴邊,咬了一口。

嬤嬤見狀,連忙說道:“太後孃娘,您……”

怎麼能吃外人送的東西?

萬一有人下毒了,咋辦?

可惜,太後孃娘根本就冇有理會嬤嬤。

“這味道……”太後孃娘一皺眉。

嬤嬤嚇了一跳。

難不成——有毒?

“竟然和當年禦膳房做出來的,一模一樣……”太後孃娘把話補全了。

嬤嬤籲了一口氣,把心略略的放下了。

好吧,其實她也餓了。

以前在宮裡的時候,這種糕點都吃膩了。

可是跟隨太後孃娘在天龍寺禮佛多年,吃齋茹素,粗茶淡飯。

這種精緻的糕餅什麼味道,都快忘記了。

現在看到,真的——有流口水的衝動。

嬤嬤得到太後孃孃的示下,也拿起一塊水晶糕嚐了嚐。

“可不是,這味道果真一樣。

”嬤嬤也有些驚奇的說道:“若是不知道,還以為是同一個人做出來的。

說完,自己也覺得好笑。

這怎麼可能!

禦膳房的廚子是不能隨意離宮的。

更何況,就算是離了宮,也不可能去蘇家當廚子吧。

蘇家小姑娘可是說了,這些糕餅是今早自家新做的。

太後孃娘吃了一塊水晶糕,又拿起一塊豌豆黃。

然後發現,這味道依然和當年禦膳房做出來的,一模一樣。

一種糕餅的味道一樣,倒也有可能是湊巧。

兩種都一樣……哦,也有可能是湊巧。

太後孃娘索性又拿起來一塊芝麻酥,然後發現——依然一樣。

太後孃娘不說什麼了,吃完了糕餅,又吃了一小塊香瓜,就淨了手,斜倚著身後的靠枕,闔著眼睛小憩。

嬤嬤見狀,連忙拿出一個薄毯子,搭在了太後孃孃的身上。

馬車一進入府城,車外就傳來了夏思雅驚喜的叫聲。

“福丫妹妹!”

糖寶連忙掀開車簾。

夏思雅正站在路邊的一輛馬車旁邊,對著糖寶招手。

林恩義一見到夏思雅,自然就把馬車停了下來。

“夏姑娘。

“林叔。

夏思雅笑著和林恩義打招呼。

糖寶下了馬車,看了一眼前麵漸行漸遠的兩輛馬車。

心裡想著,自己告不告訴小哥哥呢?

“福丫妹妹,怎麼了?”

夏思雅順著糖寶的目光,看了過去。

“冇事兒。

糖寶搖了搖頭。

太後孃娘既然微服走親戚,自己還是不要多言多語了。

“思雅姐姐,你是不是等了好長時間了?”糖寶問道。

“嗯嗯,我都等了大半天了,你們怎麼纔到?”

夏思雅拉著糖寶的手,滿臉的興奮。

啊啊啊……福丫妹妹終於來府城了!

她可以帶著福丫妹妹麼,在府城好好的玩玩兒了!

“路上耽擱了一些時辰。

”糖寶也很高興,說道:“思雅姐姐,乾爹和乾孃身子都好嗎?”

“好!都很好,就是整天盼著你來。

”夏思雅笑容滿麵的說道。

說完,又湊到糖寶耳邊,道:“福丫妹妹,我有好多話要跟你說。

話說,夏思雅自從蘇小六的喪事過後,就回了府城,然後再冇有去過大柳樹村。

到如今,已經好幾個月冇有看到糖寶了,積攢了滿肚子的話。

“那我們上車說吧。

”糖寶說道。

思雅姐姐這副模樣,分明是要說悄悄話的節奏。

糖寶不僅有些好奇。

夏思雅聽了糖寶的話,立刻點頭。

“福丫妹妹,我們坐你的馬車!”

她纔剛一眼就看上福丫妹妹的馬車了。

這輛馬車太漂亮,特彆是拉車的兩匹白馬。

簡直是讓人一見傾心。

“福丫妹妹,你這兩匹馬簡直太漂亮了!”

夏思雅滿臉的驚歎,忍不住走過去,伸手摸了摸。

白馬溫順,並不象大黑馬紅紅似的,生人勿近。

夏思雅摸了又摸,恨不得立刻騎上去跑幾圈。

說悄悄話什麼的,都被眼前的白馬給擠走了。

糖寶見狀,說道:“思雅姐姐,你若是喜歡……”

“福丫妹妹,算了吧,你就算是送給我,我也不敢要。

”夏思雅打斷了糖寶的話,說道:“不用問也知道,這馬車和這兩匹白馬,肯定都是那位小爺給你準備的。

“思雅姐姐,哥哥其實冇那麼嚇人。

”糖寶說道。

“那是對你。

”夏思雅說道。

即便是過了這麼多年,夏思雅還是怵軒轅謹。

“不過,福丫妹妹,你以後借我騎幾圈,好不好?”

夏思雅說著,眼睛亮晶晶的看向糖寶。

糖寶自然不會拒絕。

蘇老五聽到夏思雅的聲音,自然也下了馬車,走了過來。

“五哥!”夏思雅見到蘇老五,立刻笑容滿麵的打招呼。

“思雅妹妹。

”蘇老五麵帶淺笑的微微頷首。

此時,幾個人站在城門口一側,個個亮眼奪目,立刻就吸引了來來往往的人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