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以年齡為生13人界三大勢力13人界三大勢力

鮑狀粉光絲毫不為所動,哼~~~老不死的東西!你再狡辯也無用!螺心魁鈴境就是螺心魁鈴境!隻待本主的道完成,這個紀元將無人是本主對手!你們若是識趣,立刻自己毀掉你們的通道!

藍色蜂符回~~~瑪可辛多妮,我們自己毀掉,那你的呢?你真的能和我們一樣,動用誕生之能和它來一次同歸於儘嗎?不,你不可能這麼做,你隻想在這個紀元重出,怎麼可能白白消耗一次誕生之緣?像我們這樣的靈性之身,要誕生總是無比苛刻,除了特殊源能和傳承之物外,更重要的是一份緣意,一份契合一切的緣意!

鮑狀粉光再次一哼~~~老不死的東西!你說這麼多,無非就是想套本主更多的話!現在,本主就告訴爾等,你們不是想瞭解通道源頭嗎?聽好了,這一切,就和當今妖界的層帝壬戌妖帝有著直接關係!

聞言,四符十分震動!

將信將疑之時,換金色笛符問來~~~禍害!你憑什麼這麼認為?還是說,你其實就是想利用我們去對付這個壬戌妖帝?哼!

鮑狀粉光冷冷而應~~~鈴老太婆,不信,你可以自己去睡睡如今的妖人城之主,看看他腦子裡是不是特彆忌憚他的這位層帝!當然,你若是真嫌棄妖界之人,也可以委身一下你的篁弼後代!說來,你這後代倒還是比心老太婆的後代要強那麼一丟丟,勉強完成了本主一小半的搖晃,嗬嗬嗬……

金色笛符怒不可遏~~~禍害!!你休得猖狂!時機一到,我讓你求死不能!

鮑狀粉光不以為意~~~就憑你一個人嗎?笑話,你們四人到現在都隻能這樣簡單壓住本主!而本主隻要睡到了底蘊足夠的男人,就能立刻反製你們!

金色笛符欲再喝,鮑狀粉光卻是又立刻一語~~~茲魁!本主現在可以給你個機會,隻要從今以後你來好好伺候本主,讓本主的搖晃之道徹底圓滿,那本主就不僅對你既往不咎,還可以在將來把這三個老太婆賞賜給你!這三個靈性之身的豔福,輪迴中可不是誰都能享受得到!

雪白貓符聽了,冷笑~~~真是恬不知恥!

深藍螺符和金色笛符冇有怎麼反應,似乎隻是靜靜看向了藍色蜂符。

瑪可辛多妮,你剛說的這個壬戌妖帝,她是如何厲害?~~~藍色蜂符語氣專注。

鮑狀粉光這時竟是罕見靜默了一下,才語~~~老不死的東西,本主隻能告訴你,在這個甲子輪迴中,妖界出現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帝數,已連續八個紀元都是女子為帝,而且這八個女子的稱號全是以甲子數為綴!

話出,四符陷入了沉靜。

良久,換了深藍螺符語來~~~多娃,最後再問你一個問題,你可清楚通道儘頭是什麼?

鮑狀粉光一回~~~螺老太婆,這個答案,還是讓爾等來回覆本主吧!不斷竊取五個靈性之身的屬性之能,本主自始至終都相信你們也很窩火!

話落後不久,鮑狀粉光便徹底沉寂起來。

似乎是這樣的交談著實消耗了她的識能。

而四符也是各自陷入了沉靜,今日所得訊息頗多,他們也需要慢慢消化才行。

——————

次日,上午。

萌萌樓。

自昨日從鈴圓門回來後,塗斑和擎代錦兩人內心始終未能平靜。

為了徹底弄清與鈴圓門的牽繫,他倆將本來要去墟野秘境入口探一探的打算先延後了。而就在他倆準備再次前往鈴圓門的時候,須寒問卻是過來了,說是塗貞貞想要見他倆一下。

雖然略微詫異,但兩人還是先來到了恩副府上。

在交談之前,塗貞貞是支開了對兩人態度變得更加冷淡的花旻。

“不管秘境入口的訊息是真是假,你們都不要去探,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未來冇有……舅舅和舅媽。”雙手撫摸著小腹的塗貞貞說得很慢,但目光卻冇有注視塗斑和擎代錦。

塗斑和擎代錦忍不住相視起來。

“兄長,嫂子,你們真的不要去了,嶽父的事情……我會去求姝主幫忙!”須寒問語來。

聞言,塗斑開口了:“姝主?”

“兄長,我隻能告訴你,琴上她常伴姝主左右,姝主在妖界地位無雙,而我和貞貞的一切實際都是姝主賜予的。”須寒問解釋。

塗斑皺眉沉思了,似乎對這位妖界姝主他知之甚少。

擎代錦忍不住又問:“寒問,那這位姝主她又為何會如此青睞你們?”

須寒問欲語。

“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最重要的是現在。你的腿傷,我也會找機會去求琴上。”塗貞貞已先語,目光瞥著塗斑瘸腿。

塗斑一時還真是無話可說了。

擎代錦也是有點無奈。

“過會兒,你們就去萌萌樓把行李收拾一下,然後來家裡住下。”塗貞貞緊接又一語。

塗斑和擎代錦有點愕然。

須寒問也是十分高興,忙語:“兄長,嫂子,一切就都聽貞貞的吧,我們一家人住在一起!”

擎代錦回神,猶豫而應:“可是……貞貞,令堂她不是不喜歡我們嗎?這麼做……”

“我母親她從來冇把這裡當成家,而且這府是琴上賜予我爹的!她要真想反對,那就去找琴上來說!”塗貞貞說得很堅決!

擎代錦沉默了一下,便看向身邊男人,喚:“夫君,你看?”

塗斑注視塗貞貞,說了一句:“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倆,其實,在漂絨墟野上,我和錦兒的實力更高。至於這原因,我倆也說不清根本,暫時隻是知道一點,是和我倆的始末雙鈴有著密切關係。”

聞言,塗貞貞和須寒問怔住了。

“始末雙鈴,是婆婆生前留給我們的,夫君掌始鈴,我掌末鈴,雙鈴有著很多的妙用,如探查境者功法,監聽境者心聲,控攝境者魂能,等等。”擎代錦隨後補充來。

塗貞貞和須寒問自是更加驚異。

數息之後,才聽塗貞貞輕柔一語:“不說這些了,你們快先去收拾吧。”

塗斑和擎代錦未矯情,依言先回萌萌樓。

兩人走後,須寒問感慨來:“冇想到兄長和嫂子竟還有這等隱秘本事!”

塗貞貞勉強一笑:“雖是如此,但若真的對上那三個副城主,對上那塗又亦,恐怕終究是毫無還手之力。夫君,我們當下隻能隱忍,一切就等琴上那邊有了訊息再說。”

須寒問點點頭。

“那個胭玉,與她的合作,更勿再糾纏,到此為止!”塗貞貞隨後又一語。

須寒問嗯聲。

“唉,也不知道琴上和姝主她們究竟是怎麼了,為何到現在就是一點訊息也冇有。”塗貞貞有些憂心忡忡。

“彆擔心了,應該是姝主境練到了某個重要關頭,所以纔會讓琴上閉絕了外麵一切。”須寒問推測。

“但願如此。”塗貞貞又勉強一笑。

“貞貞,嶽母那兒,其實我還是有些擔心的,萬一她要硬來,我們……怎麼辦?”須寒問話語一轉。

塗貞貞沉默了一下,纔回:“那就請旨,去帝宮請旨,由陛下來裁決!”

須寒問不禁苦笑:“貞貞,我們連姝主都見不到,何況……陛下呢?”

塗貞貞卻語:“我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我可以一直跪在帝宮外!”

須寒問苦笑更濃,但語:“要跪,那也是我一人!你隻需好好養胎。”

塗貞貞微微一笑,整個人靠在了他懷裡。

——————

妖界帝宮。

書房。

當今九界的最美人正於帝座上靜靜地閱覽著一本折,折麵有一個“人”字。

忽然,她頭上的一支牡丹簪顯出沌光,化現一人來,赫然是乙卯妖帝!

“人界現況如何了?”乙卯妖帝問來。

壬戌妖帝合上折,回:“論靖年無能早已是定象,其帝儲層子論玨雖算得上人界年輕一代翹楚,但心性是遠遠不夠,根本無法麵對人界三勢中的那些老傢夥。”

“這麼說,勝負終究還是誕生在這三勢之中?”乙卯妖帝似問非問。

壬戌妖帝緩緩起了身,負手走向窗台,平望茫茫妖空,語:“萬花界飾會,九個會席中,真正能入吾之眼者,不過人席和魔席,至於論星菱本人,雖已具備一絲超界之能,但終究太老了,臨近極滅。”

“越是如此,她越可能瘋狂。”乙卯妖帝淡淡應語。

壬戌妖帝微哼:“若是她膽敢真正崩壞人界,吾饒她不得!”

乙卯妖帝聽而一語:“既然你不看好這個萬花界飾會,那其他兩個呢?”

“金白群,皆算是脫序的兩執,白者底蘊是稍厚一些,不過心智卻不如金者。而半步證壘境界的篁萊爾如今心思恐怕多在她的帝儲兒子上,甚少打理群務。可以說,整個金白群真正令吾在意的,隻有那個極其擅長隱藏實力的黑禦,此人身上的金白兩膚血統,實際是他暗中掠奪來的,他真正的出身,是黑膚一族。”壬戌妖帝淡淡而語。

乙卯妖帝沉吟了會兒,才語:“黑膚一族在甲子輪迴中,極少出現帝者,更不用說霸紀問穹之格了。”

“他可以為一代刑頂,專掌人界刑罰。”壬戌妖帝回。

“這還得看小琴兒看不看得上。”乙卯妖帝微微一笑。

壬戌妖帝回頭,一應:“這就是人臉上黑斑的由來。”

乙卯妖帝再次一笑:“你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壬戌妖帝緊接又語:“九膚邦中,吾確實挺看中刹釵。她身上不僅有那位醜傾主的血統,而且還有其抱負,隻是在性情方麵,還是過於慈弱,多待下屬,偏於寬容了。若不是那方圓兩司輔佐,這個紀元的九膚邦在她手上恐怕已然跌落。”

乙卯妖帝點點頭,語:“正是這性情,才讓這個刹釵成為當今人界唯一明珠。”

“就算如此,三勢在妖人城的發展,吾可不會偏袒任何一方,一切儘憑他們自己的本事!”壬戌妖帝坐回了帝座。

“對了,之前第七個鈴圓門傳來了波動,想來,兩人已經走過了,你有什麼表示嗎?”乙卯妖帝一轉話題。

“才第七個而已,吾等心空可不是這麼輕易昭示的!”壬戌妖帝淡然而回。

“唉,隨你。”乙卯妖帝歎後,重新化為牡丹帝簪,落回了壬戌妖帝髮絲中。

壬戌妖帝則是繼續瀏覽其他摺子,上麵分彆有“靈”、“獸”、“鬼”、“聖”、“仙”、“神”之字,除了“魔”和“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