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許君臨的性格,其實就是其弱點之一!”

“隻不過所有人被他的強大表現所迷惑了而已!”

“可惜,他心中隻有那個女人。如此強大的男人,要什麼樣的女人會得不到呢?真不理解這種叫做‘癡情’的東西。”

“不過這樣也好,他心思都在查閱機密,尋找那個女人線索上麵,必然會耽誤大量的時間!”

“而諸國的國主,即便再忌憚他的強大,再想和他結交,也必然會被拖延很久很久的時間,長時間見不到許君臨的話,他們會失望……”

“失望之後,便是憤怒,這就是普遍人性!”

“到了那個時候,域外諸國會因為憤怒,導致怨恨許君臨,從而對龍國也有一些敵意!再加上我燈國那群潛伏之人加劇這種矛盾!”

咚咚咚——

燈國的國主喃喃自語之間,敲了敲桌子,似乎在理清自己的思路。

而後,他眼神之中帶著得意和一絲陰謀成功的狡詐目光,自言自笑:“以後,許君臨隻會和燈國產生友誼!”

“想讓一個強者或者大國的路子走窄,確實需要從長計議、緩步推進……”m.

“先和他們成為朋友,再讓他們的路子走窄了!”

“直至有一天,許君臨和龍國舉世皆敵時,任憑他再怎麼強大,也終究會被時代和曆史的洪流所碾壓,所淘汰。”

“燈國將會取而代之,真正成為世界的第一霸主!”

“那樣的話,或許我就有機會成為燈國曆史上第一個能夠窺探到真正世界之秘,甚至見識到那位世界執棋人的第一位國主!”

隨著燈國國主沉浸在自己的計劃和陰謀之中。

夜幕也漸漸來臨,給所有世人的心懷鬼胎披上了一層朦朧睡紗。

蛇國、鷹國、獅國等域外諸國的國主,則都在被安排的國主套房之中,聽著手底下人最近對許君臨行為的調查和彙報,在忍耐和思考之中,猜測著多久可以見到那位龍國最強男人……

與此同時。

另外一邊。

許太平整個人沉浸在了浩瀚的絕密資料之中。

“不得不說,按照往例來看,燈國這一次確實相對而言給足了誠意!”

許太平手中翻閱著一份厚厚的絕密資料。

其中記錄了生命染指幾乎在全世界諸國的分佈位置和聯絡點。

涉及域外東南範圍的那些聯絡點,基本上都被許太平摧毀了。

但是在域外西方範圍內,還是有密密麻麻之多的聯絡點。

“生命染指已經滲透到了各行各業……”

“隻要涉及生物、製藥相關的一切產業,他們幾乎都有涉足!甚至暗中依靠資本的力量,掌握了好幾個域外小國!”

“除此之外,生命染指除了是世界上最大的販賣禁藥機構之外,還是最大的夜姫會幕後老闆!”

所謂的夜姫會,實際上就是為全世界各種有錢人提供特殊服務的最高階會所。

不僅如此,人家還有下沉業務,域外的很多針對普通人的連鎖上門服務也涉及。

而被拐到夜姫會的很多女子遭受各種毒打和奴役,最終漸漸喪失自我,淪為斂財的工具,為資本大佬們提供各種不當人的服務。

可以說,全世界每年失蹤的大量女性,有百分之九十流入了夜姫會。

在那裡,是有錢人肆意放縱的天堂,宛如魔窟。

甚至按照燈國的一些資料裡記載,同時有上百個男的對一個……

看著那足足累計疊起來有二米多高的關於“夜姫會”的罪行詳細記錄,足以令人髮指。

而且其中的細節非常詳儘,幾乎讓人能夠瞬間想象到在那種地方時時刻刻在發生著什麼。

“看來,需要各大殿主調查一下,肅清龍國和東南範圍域外諸國的夜姫會了。”

許太平目露殺機。

生命染指似乎需要大量的金錢。

這個其實可以想的到,畢竟生命染指是研究領域的邪惡組織。

而搞科研,最燒錢了。

“用這種方法攫取黑色利益,這些人真的是喪心病狂了!”

許太平毫不猶豫,拿出了通訊器。

撥通了一個號碼。

嘟嘟——

通訊器被接聽,裡麵傳出了略帶委屈卻又很大聲的吵雜聲音。

許太平略微皺起眉頭。

“大聲念!!!!”軒轅晴冰冷而霸道的聲音響徹通訊器。

“我承認……”顫巍巍委屈而又極儘全力大聲的聲音響起。

這聲音,許太平覺得有點熟悉啊。

“你承認?那是諾,你不識字?!!”軒轅晴冰冷嗬斥聲,還夾雜著在人頭上一個暴栗的聲音。

“我承諾!!!!”對方聲音似乎快哭出來了。

“繼續!”軒轅晴冷漠催促。

“我承諾,這輩子和毒賭不共戴天!”

對方語速飛快,聲音堅定,帶著哭腔。

“黃呢?”軒轅晴似乎又給了對方一小拳。

“我黃某承諾,這輩子與毒賭不共戴天!嗚嗚!”對方的聲音更加委屈了。

“我問你黃呢?”軒轅晴似乎很不甘心的語氣。

“黃天在上,我黃某承諾,這輩子與毒賭不共戴天,嗚嗚嗚嗚……”

對方說著,似乎流下了委屈的淚水。

許太平聽著,瞬間記起來這個聲音是誰了。

“咳咳,晴兒……”

許太平的聲音從通訊器響起,打斷了正在極限拉扯的兩個人。

“許君臨大人?”

“哎呀,我怎麼把通訊器打開了……”

“許君臨大人,對不起對不起!”

軒轅晴聽到許太平的聲音,明顯愣了一下,連忙改了語氣,非常溫柔無比的回覆。

通訊器那邊,正在跪在地上的某個人,眼神瞬間幽怨了。

同樣是男人,為毛差距這麼大呢?!

“你和黃瓜在一起?”許太平問道。

剛纔的聲音,他判斷出絕對是黃瓜了。

“呃,是呢!”

“事情是這樣子的,許君臨大人!”

“我和小小妹妹、澹台妹妹商量過了,定期對這玩意進行一次教育!”

“畢竟,他經常不老實,最近還對外宣傳自己不叫禦花老祖了,改叫龍國苗人鳳!”

說到這裡,許太平都能聽到軒轅晴咬牙切齒和嘎吱攥緊小粉拳的聲音。

“他要是不加龍國兩個字,還好說!”

“可是,如今您和文王輔國!他敢侮辱這兩個字,就是對您大不敬!所以必須要嚴加管家!”

許太平都狂翻白眼了。

這黃瓜難道是被大傢夥管的太嚴厲,現在都憋瘋了?

“這個好像是黃瓜的通訊器吧?”許太平無奈問道。

“呃,好像還真的是……許君臨大人,他的通訊器被我們暫時冇收了!”

“因為通訊器有一些附近檢測的功能,這傢夥竟然利用這個功能來開啟了窺探搜附近模式,還專門針對的是女孩子,簡直可惡不要臉透頂了!”軒轅晴說到這裡,狠狠瞪了一眼跪在地上宛如受氣小男人的黃瓜。

如果眼神是把刀,估計現在的黃瓜早就被閹割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許太平也是徹底無語了。

這黃瓜的騷操作簡直讓人防不勝防啊。

“許君臨大人,您找他有事情?”軒轅晴這纔想到正事兒。

被這個黃瓜氣糊塗了。

“還確實有點正事,我想讓黃瓜配合你們和各大殿主,一起消滅夜姫會!”

許太平說出目的。

“夜姫會?那是什麼?”軒轅晴迷惑了,她冇聽說過,不過聽起來貌似是一個女人的勢力?

類似於羅刹殿嗎?

她內心想著。

“許君臨大人,救我,我能幫忙,我願意出力,我有十幾個域外諸國內夜姫會的白金會員,求求您救救我吧,嗚嗚……”

黃瓜淒慘的聲音響起。

他實在是受不了這群女魔頭的折磨了。

許君臨外出之後。

這段時間,他就開啟了地獄模式。

尤其是那個可惡的帝城最狠毒女人蕭碧海。

簡直讓人瑟瑟發抖。

上一輪,是蕭碧海來“改造”他。

對方直接上來給黃瓜吃了一百多顆偉大的哥哥。

然後還逼著黃瓜看超級大片。

要不是黃瓜本身實力渾厚,估計早就爆體而亡了。

對方還美名其曰:訓練定力。

這是訓練定力?!

現在黃瓜感覺自己都有後遺症了,做夢都時時刻刻腦子裡在過各種畫麵,久而久之,黃瓜感覺自己快看膩了。

最近明顯有點提不起興致了。

這是要斷他的根基啊!

“呃?你這麼多會員?”許太平也意外了。

這黃瓜有點東西啊。

“但當涉獵,嗚嗚,求求您,許君臨大人,快救我,我還冇有後代,我不想這麼早就萎靡不振啊!”

黃瓜真的是急了。

“好,那你充當夜姫會的臥底,蒐集各種證據,提供地點,配合各大殿主掃滅了夜姫會吧!”許太平也有點同情黃瓜了。

“多謝許君臨大人!”

黃瓜感激涕零。

“晴兒,我待會把夜姫會的相關資料發給你!”

“記得儘快解決這件事情!”

許太平說道。

“明白,許君臨大人請放心!”

說完,許太平掛斷了通訊對話。

他正準備繼續查閱這些關於生命染指的絕密資料。

但突然想到自己疏忽了什麼。

“一旦晴兒知道了夜姫會是什麼,加上剛纔黃瓜自稱有幾十張白金會員卡,他的後果……”

許太平喃喃自語,猛然下意識汗毛直立,這屬於男人正常的一種自然反應。

惡寒!

許太平搖搖頭,趕緊把這個想法揮去。

他現在還有正經事情要做。

何況,滅了夜姫會,也等於是斷了生命染指的一條巨大財路,對其必然會造成一定的經濟重創。

“算了,繼續看機密!”

許太平再次沉浸在了浩瀚的機密之中。

而另外一邊。

“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黃瓜仰天悲憤怒吼:“許君臨,你坑我!!!!!”

後麵,軒轅晴手中拿著一柄宛如月牙的特殊造型刀子,眼眸通紅,死死追著黃瓜:“你彆跑!身為許君臨大人的追隨者之一,我們必須有義務幫你徹底改造!否則,丟的是許君臨大人的臉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