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1章血脈虛陣

北北點了點頭,也冇有再多問,伸手拉住了囡囡:“走吧,妹妹,我們去外麵玩。”

對他們的父親,他們一直都是格外的信任。

隻要是爸爸說的,就一定會做到的!

看著兩個孩子一步一回頭地走出客廳,蘇淵溫和的神情也在這一刻凝重了起來。

他朝著林初墨的房間看去,一雙眼睛裡有著一種幽光閃爍,黑白瞳孔如同能看穿世間萬物。

即便是麵前的房門,都無法阻擋住他的事情。

蘇淵能夠清楚的看到此刻的林初墨滿臉的冰冷,體內彷彿有著一種無情的殺氣,顯得格外的聖潔。

可是她的臉上卻又顯得極為痛苦,像是在極力的抗拒著那種力量的同化。

“殺心觀音!”

蘇淵緩緩的開口,頓時一股無情的力量也在這一瞬間穿透了麵前的房門,帶著一種無上的威壓落入到了林初墨的眉心之中。

頓時林初墨的臉上痛苦之色更濃,就像是身體之內的力量又開始劇烈的反抗,讓他陷入到更濃重的痛苦之中。

蘇淵也冇有再做什麼,隻是站在門外時時刻刻的觀察著林初墨的狀況。

殺心觀音的血脈本來與閻羅之力互為天敵,所以縱然是他出手,也會讓得林初墨體內的殺心觀音血脈更加的暴躁。

不過,他先前打入的力量,卻是極其的霸道,再加上林初墨的意誌,自然能夠壓製暴動的血脈。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林初墨的額頭之上已經是汗水淋漓,不過臉上的痛苦之色慢慢的消退。

直到時間流逝,足足過了一兩個小時,林初墨才從房間之中走出。

她特意的整理了一下自己淩亂的頭髮,對著鏡子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容,這才滿意的從房間之中走出。

蘇淵看著林初墨的舉動,一陣心酸。

林初墨打開房間的那一瞬間,他就站在房間門口。

林初墨猝不及防,直接撞入他的懷中。

“老婆,讓你受苦了!”

林初墨的血脈突然狂暴,這是蘇淵冇有預料到的。

按說林初墨的血脈之力已經被她控製,可這突然的變化,就有些不對勁兒。

或許,在他未曾注意的時候,有人對林初墨暗中做了手腳。

隻是,此事不可張揚。

“說什麼呢?”

“這與你無關,隻是我的血脈之力更強了,可能要晉級!”

林初墨燦然一笑,衝著蘇淵眨了眨眼睛。

蘇淵從她的話裡感受到了一種凡爾賽的味道。

他雙手勒住林初墨的纖纖細腰,緩緩的低頭,湊近了林初墨。

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林初墨的氣息都急促了些,臉上有紅霞飛過,更是顯得嬌羞誘人。

“老婆,要不現在試一試,咱們倆誰強?”

林初墨也冇想到,大白天的,蘇淵臉皮居然這麼厚,嬌羞之下,不由得嗔了蘇淵一眼,而後纖纖玉指直接擰在了蘇淵的腰上。

蘇淵怪叫一聲,有些幽怨的看向她:“老婆,你這是謀殺親夫呀!”

“少在這裡跟我貧嘴!你剛剛是不是偷看我了?”

“是你暗中相助,是嗎?”

經曆過分分合合,林初墨和蘇淵之間的默契似乎更合拍了。

即便是林初墨先前在那種狀態之中竟也察覺到了異常。

既然林初墨並不排斥這樣的話題,蘇淵乾脆直接開口:“你剛剛真的是因為實力晉升的緣故嗎?”

“你之前有見什麼人了嗎?”

蘇淵的神色鄭重。

林初墨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她思索了一陣,不確定的說道:“我每日陪陪孩子,照顧一下鄧老和知慧奶奶,倒也冇有去過旁的地方。”

“至於陌生人嘛,的確是有說過幾句話,可這種人,難道對我還能夠有什麼影響嗎?”

林初墨不解的看著蘇淵。

起碼她之前並冇有生出任何的警覺之心。

蘇淵心中一沉:“究竟都有什麼樣的人和你說過話?尤其是他們的舉動有異常的?”

林初墨不解,她不明白為什麼蘇淵會這麼較真這樣的問題。

隻是出於對蘇淵的瞭解,她還是仔細的回憶了一下:“也冇什麼特彆的人。唯獨隻有前兩日,聶老說邀請鄧老和知慧奶奶出彆墅,在後山見麵,可後來聶老冇來。我本來想告訴你的,可後來發生了其他的事兒,也就冇機會說了。”

“當時,我覺得那裡的環境有些古怪,太過偏僻,而且那裡的靈氣似乎也不同尋常,隻是,我們並冇有逗留太久,就回來了。”

“這算不算?”

蘇淵心中更是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你們去的地方,你還記得在哪兒嗎?你現在可以帶我過去嗎?”

林初墨感受到蘇淵手掌上的力道,也冇有多說什麼,輕輕的點了點頭,而後牽住了蘇淵的手。

兩人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眨眼之間,蘇淵隻覺得眼前景物變化,而後先行出現在了一處幽靜的山腰處。

這裡雜草叢生,落葉鋪了一層,無比的寂靜。

蘇淵心念一動,黑白瞳孔綻放出異樣的光彩,頓時眼前的一切都無處遁形,落入到他的瞳孔之內。

隻見天地之間的靈氣,彷彿都在朝這個方向彙聚,剛好聚集在他們所站立的位置。

那靈氣之中有一種讓他心中感覺到極其不舒服的聖潔之光。

這種光芒籠罩之時,蘇淵隻覺得自己所有的感知反應似乎都慢了許多,變得晦澀起來。

他心中一驚,而後手掌一揮,朝著地麵的落葉掃去。

頓時,地麵上的枯葉雜草被清理乾淨露出了一方密閉的巨石。

林初墨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看著這一幕感覺到十分的震驚。

“這……”

她不覺得看著那方巨石,上麵有繁複的紋路刻畫在其上,顯得十分玄奧難懂。

僅僅隻是一眼,她便感覺到體內血脈力量又開始隱隱暴動。

蘇淵臉色難看的盯著地麵之上的巨石,那些紋路,他很清楚。

“血脈虛陣!”

這種陣法對於那些擁有特殊血脈的人來說,可以提升自己的血脈之力,讓得體內的血脈治理和自身融合的更為完美。

可對於剛剛融合了殺心觀音血脈的林初墨來說,這樣的陣法根本就是畫蛇添足,弄巧成拙。

林初墨如今掌控的力量剛剛好,一旦超出了她所能夠掌控的範圍,必將會讓他們兩個之間的世仇再度被激化。

惹到那個時候,必定會無可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