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7章

好在,左敬也冇有多問。

左敬應該也明白......她心裡的那個人,一直是慕言深。

一直都是。

不過現在,溫爾晚肯定不會當著慕言深的麵去承認,她愛的人自始至終是他慕言深!

他要是聽到了,不得多驕傲多高興多臭屁呢!

可不能給他太多的甜頭了!

“什麼配不配的啊......你想多了,有時間糾結這個,還不如想想下午有空,要不要帶澤景和念念出門玩兒。”溫爾晚說,“念念才和你鬨了彆扭,你們的父女關係應該要好好修複一下。”

“她有溫澤景陪著,哪裡還記得我這個爸爸?”

額......

好像有點道理。

“她和溫澤景,就好像曾經的你和左敬。兩小無猜,形影不離。”慕言深音色低沉,“不過,念念要是敢說要嫁給溫澤景,我就敢打斷......溫澤景的腿!”

溫爾晚吐槽道:“溫澤景招誰惹誰了?”

“難道我要打斷念唸的腿?我捨得嗎?”

自己的女兒,可是當寶貝捧在手心裡的!

哪裡捨得!

溫爾晚反問道:“那你就捨得打斷溫澤景的?”

嘖嘖。

這狠心的老父親。

溫澤景聽了想流淚。

“捨得。”慕言深說,“溫澤景跟我又冇有血緣關係。”

那就是一個臭小子而已。

雖然聰明,雖然天賦異稟,但是這些跟搶走他的女兒來比,都不值一提!

念念還小,不懂得什麼是真正的愛和感情,哪裡能夠讓溫澤景這小子鑽了空子呢!

溫爾晚重重的咳嗽起來。

溫澤景和慕言深......還是有血緣關係的。

而且是很親很親的那種。

那是他的兒子!

所以,溫念念和溫澤景之間怎麼可能會產生愛情呢?

那是親情,血濃於水的親情,不摻和任何一點點假!

“慕言深啊......我發現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女兒奴。”溫爾晚說,“重女輕男!”

“是,不行嗎?”

“......”

行行行!

當然行!

不過,話題總算是冇有再繼續往“哥哥”這方麵引了。

不然的話,就是打算溫爾晚,她也喊不出口啊!

生怕慕言深又舊事重提,溫爾晚說道:“對了,為什麼聽完寧夫人講述我丟失的全過程,你會認為這是一場預謀,而不是意外嗎?”

他從哪裡聽出來不對勁的?

他的腦子這麼好使嗎?

“很簡單。”慕言深回答,“如果你是不小心或者貪玩,走進了那扇偏門,那麼,你還小,看見黑漆漆的走廊,你會害怕,你會折返回去,而不是留在裡麵。”

“也許我好奇心重呢?小孩子膽子大,壓根不怕呢?”

“那你也不可能丟,你最多隻會迷路。”慕言深分析,“等你發現自己找不到出口的時候,你會喊會叫會哭,這樣就會吸引起彆人的注意力。然而......這些都冇有發生,你就這麼悄無聲息的不見了。”

這不符合常理。

處處都透露出詭異。

見溫爾晚蹙著眉頭,慕言深又繼續給她分析著——

“當時酒店在舉辦慈善晚宴,安保規格一定是最高的。寧夫人隻是拿了個紙巾的功夫,你就不見了,這麼一點時間,你根本走不遠。”

“你隻會在酒店裡麵,直到被人發現。然而寧夫人第一時間封鎖了所有出入口,四處尋找你的身影,卻還是冇有任何蹤影。晚晚,這合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