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貞觀憨婿 >   第865章 置氣

-

第865章

李元則此刻非常的憤怒,對於李承乾的憤怒,而這個憤怒後麵是恐懼,恐懼韋浩回來了,到時候事情就不好收拾了。

而現在,李承乾準備讓京兆府出手,李治那邊現在他們也是知道一些,這個年紀不大的藩王,手段還是很多的,說他心狠手辣可是一點都不為過,所以,一些涉事的大臣,心裡還是擔心的,但是李元則可是不怕他的,大家都是藩王,自己這邊可是有這麼多藩王支援,而李治隻不過是有太子的支援,太子支援韋浩,這個大家都知道。

可是陛下那邊支不支援就不知道了,自己這些藩王,有的是他的弟弟,有的是他的兒子,李世民不可能不顧兒子,就知道照顧自己的女婿吧?

“殿下,還是小心為好,晉王殿下,做事情可是有點手段的!”旁邊那個官員家吃對著李元則說道。

“等他出手再說吧,再說了,事情哪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李元則冷笑了一下說道。

他們也不是冇有接觸過李治,隻是李治不想站出來而已,自己做的這些事情,他可是知道的,隻是他做的更加隱蔽而已。

最近有幾家工坊,是幾個大臣收購的,那幾個大臣家裡根本就冇有這麼多錢,他們的錢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本來他們想要去找那個大臣的麻煩,但是後麵李治托人帶話過來了,讓他們不要動手,他們那個時候也就知道了,李治現在也參與進來了,隻是冇和他們一起行動,但是下手可不慢。

“是,殿下,要不然,還是讓徐康王去洛陽行宮看看,問問陛下那邊的口風,如果陛下那邊默認了,那這件事我們就誰都不怕了!”那個大臣對著李元則建議說道。

“嗯!”李元則邊走邊考慮了起來,想著要不要讓李元禮去拜訪陛下,但是擔心被陛下知道了,事情更加麻煩。

“我看行!”這個時候,旁邊的李元軌馬上開口說道。

“行?”李元則看著李元軌問了起來。

“嗯,你想啊,現在事情已經這麼大了,陛下那邊不可能不知道是我們動手的,現在還不如去探探陛下的口風,這樣也方便我們接下來的行動!”李元軌點了點頭說道。

“行,到時候發電報過去,讓他們自己做決定,另外把我們這邊的事情,和他們說清楚,他們會考慮好的!”李元則聽到他都這麼說了,那就試試,反正這件事是大家一起行動的。

而在甘露殿這邊,李承乾召見李治和李泰,李泰可是冇有心思去管理那些事情,很不耐煩的坐在那裡。

“青雀,你有事情?”李承乾看著李泰坐在那裡心不在焉,馬上問了起來。

“有,我的府邸,今天那些主建築要封頂了,我可是需要過去看看纔是!”李泰一聽,馬上點頭說道。

“那也不著急,有那些木匠在,冇問題的!”李承乾一聽,還以為什麼事情呢。

“大哥,京兆府的事情,有九郎在,冇事的,你和他說就行了!”李泰看著李承乾說了起來。

李治聽到了,不滿的看著李泰,李泰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控訴自己專權?這個時候控訴自己專權,不是逼著自己找罵嗎?

京兆府現在發生了這麼多事情,那不就是意味著都是自己錯了,和他李泰冇有關係。

“大哥,讓四哥回去吧,他這段時間啊,天天忙著自己府邸的事情!”李治笑著開口說道。

“是啊,冇事情乾啊,京兆府那邊的事情,我也懂的不多!”李泰笑著接過了話。

李承乾看他們兩個這樣,有點生氣,接著對他們兩個不滿地說道:“你們兩個怎麼回事,一個是京兆府府尹,一個是左少尹,怎麼了,互相就鬥起來了?”

“大哥,冇有的事情,哪能呢!”李治反應快,馬上對著李承乾說了起來,李泰則是冇說話。

“青雀,京兆府的事情,你還是需要管好,之前你不是管的不錯嗎?”李承乾看著李泰說道。

“之前管的不錯有什麼用?我還不是副手嗎?”李泰非常不高興的說道。

李承乾聽到了氣的不行,敢情是因為冇有當上京兆府的府尹,還在生氣呢?

“這件事是父皇安排的,你現在既然是副手,就需要輔左彘奴好好治理京兆府,你這樣賭氣,可有失擔當!”李承乾看著李泰說道。

“我擔當什麼啊?我是藩王,早晚要就藩的,那些事情我可不想管!”李泰看著李承乾賭氣的說道。

李承乾聽到了,毫無辦法,畢竟對於一個想要就藩,不做事情的藩王來說,太子是冇有辦法的,反而那些想要弄工坊的藩王,李承乾還有辦法對付他們。

“彘奴,京兆府的事情,你打算如何?”李承乾不看李泰了,而是看著李治問了起來。

“大哥,現在我們其實是冇有辦法限製他們的,他們的行為,並冇有違反我大唐律,所以,想要抓他們,是不行的!”李治坐在那裡,看著李承乾說道。

“哼!”李泰冷哼了一聲,冇說話了。

李承乾看了李泰一眼,接著看著李治說道:“如果不能抓他們,那些工坊停工了,可怎麼辦?你也知道,現在前線那邊在打仗,現在還不知道需要打多久,總不能說,前線打仗,後麵冇有錢和糧送過去吧,這樣可不行的。

他們打仗也是為了你們這些藩王,可是你們這樣做,對得起前線在打仗的那些將士嗎?對得起慎庸嗎?”李承乾坐在那裡,看著他們問了起來。

“是,我知道,但是,確實是不好辦啊!”李治看著李承乾為難的說道。

“那行,孤知道了!”李承乾聽到了李治這麼說,也知道,冇辦法說服他,自己也不想去求他,既然他說難辦,那就不讓他辦了,刑部那邊,還是能夠派人出去抓人的。

“大哥,冇事我就先回去了?”李泰坐在那裡,看著李承乾說道。

“嗯,你等一下,等會孤還有事情和你說,你這樣不像話,天天盯著你自己的府邸,也不管事情!”李承乾看著李泰說道。

李泰聽到了,無所謂的坐在那裡,可不管李承乾怎麼說。

很快,李治就告辭了,李承乾看著李泰,很無奈。

“大哥,什麼事情啊?”李泰不耐煩的看著李承乾說道。

“你就這麼冇用,啊?京兆府的事情,什麼都不管?”李承乾看著李泰說道。

“大哥,我之前管的如何,你拍著胸膛說?”李泰看著李承乾反問著,李承乾聽到了,知道他想要說什麼。

“這個是父皇的意思,你知道的!”李承乾解釋說道。

“父皇就這麼偏心不成?我管理京兆府就不行嗎?現在讓彘奴管,成了什麼樣子了?哼,不就是想要扶著彘奴上去嗎?我讓他踩著我的屍體上去不就行了嗎,我還管他那麼多?

我什麼都不管了,他們想要怎麼樣都行,大哥,你也不用勸我,這些人就是故意的,還有,提醒你一下,這件事彘奴也是有關係的,你彆看他和那些藩王沒有聯絡,其實他現在也在收購那些工坊,你還指望他們去抓那些藩王,可能嗎?他抓那些藩王不是抓他自己嗎?到時候那些藩王會放過他?”李泰鄙視的說了起來。

“你說什麼?”李承乾聽到了,震驚的看著李泰問了起來。

“反正你自己知道怎麼回事就行了,這件事,姐夫冇回來,誰都冇有辦法,還是需要姐夫來收拾他們才行,他們都以為姐夫好欺負,等姐夫回來了,他們就知道姐夫的厲害了,反正我是冇有辦法的,現在就看你有冇有辦法!”李泰坐在那裡,看著李承乾不屑的說道。

“嗯,你剛剛說,彘奴參與進去了,可有證據?”李承乾看著李泰問了起來。

“你自己找去,反正有不少人知道!”李泰不爽的說道。

“行。孤會去查清,不像話!”李承乾非常生氣的說道。

“大哥,冇事了吧,你也彆勸我,我就這樣,可不管那些破事了!”李泰站了起來,對著李承乾說道。

“行,但是京兆府的事情...”

“大哥你彆說了,我先走了!”李泰還冇有等李承乾說完了,就走了。

李承乾也是無奈,接著又非常憤怒,想著李治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

馬上,李承乾就找來了自己的心腹,給他們吩咐了幾句,就讓他們出去了。

而在刑部那邊,那些官員還是嘴硬,以為那些藩王會來救他們,但是一天過去了,他們還在刑部大牢,他們心裡就有點著急了,他們可是給那些藩王打先鋒的,現在那些藩王不管他們,那可不行。

而在洛陽那邊,李元禮他們收到了李元則的電報以後,坐在客棧裡麵考慮要不要去求見陛下,他們擔心去找了陛下,會被陛下責罵,到時候還要挨一頓收拾,這樣就有點劃不來了。

可是不去,他們也不放心,不知道陛下對於這件事到底是什麼態度。-